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体育

指间小说凤凰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49:54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题记    【一】投奔    终南山。正是六月时节,黄莺娇啼,草木葱茏,偶尔有不知名的山花掩映其中,别有一番情致。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脚步沉重地走在荆棘丛生的小径上,只见他衣衫褴褛,满脸尘灰,定是经历了一番餐风露宿的长途跋涉,然而神色疲倦的他却没有一丁点休憩的打算,直到再绕过一个山头,山叠重峦处终于露出一角青檐的时候,他才停下脚步,吁了口长气,抹抹额头上的汗水,紧紧背上的长条包袱,继续向前走。  “站住!”忽然一声娇叱传来,少年楞了一下,循声而去,只见三丈开外有个粉妆玉琢的少女,她身着鹅黄衣裳,手里倒提着一把青霜剑,正瞪着一双清亮的眼眸看着自己。  “小妹妹,你是叫我吗?”  “说得好笑,不叫你难道叫我自己啊!”黄衣少女柳眉倒竖,送了个白眼,随即举起手中的剑,直指他的鼻尖,“这里人烟罕至的,你来干嘛?背上沉甸甸的东西又是什么?”  “我来这里自是有事,为什么要告诉你?”听出少女语气中的不善,少年下意识护住包袱,眼光一寒。  那少女眼珠一转,说:“哼,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来找谁的。”少年一惊,疑惑地盯着她,眼睛一眨不眨。少女见他发窘的样子,不免有些自得,一手叉腰,微微侧头,一阵山风拂过,簪在少女编成辫子的发髻上的山花微颤。这个女娃虽只是十二三岁的年纪,眼波流转处却是灵气四溢,有种天然去雕饰的清新俏丽。少年看着神情似笑非笑的她竟一时有些失神,直到那女娃自己再也绷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才如梦初醒,一张俊脸已是红透了。  少女说:“看你这副傻样也不太像坏人,喂,我说,你来这里一定是找我阿爹比武的吧!哎呀,我劝你还是乖乖回去算啦,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人冒着被豺狼虎豹吃掉的危险来找我阿爹,无非是想要打败他,得到天下的名头,可是我阿爹早就无心名利,一概不予相见。我看你年龄不大,何必也来凑热闹呢?”“你阿爹?”少年一听喜上眉梢,又细细打量眼前的少女。  少女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杏眼圆瞪,正要呵斥他大胆的时候,“凤凰,你是凤凰妹妹!”少年脱口唤出一个名字,掩不住的欢喜。“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少女吃惊不小。“凤凰妹妹,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琴儿哥哥啊!”而后顺手做了个拨动琴弦的动作,“那时候,我还教过你弹琴呢!”少女凝眉半晌,记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顿时欢呼着走近少年,仔细辨认着。“你是琴儿哥哥,你真是琴儿哥哥!瞧你,脸那么脏,衣裳那么破,我怎么认得出你来嘛!真是的,那么久没见了,这回来也不事先捎个信,走,我带你去找阿爹去,你不知道啊,这几年他可没少念叨你,我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别看这树林看起来很平常的样子,实则暗藏玄妙,阿爹在这里摆了阵,一般人可走不出去。幸好今天我偷偷溜出来玩,没有我领着,你会迷路的……”少女拉起少年的手,引他从另外一条路走去。软玉温香在握,少年脸又红了,轻轻挣了一下没有挣脱,索性由她去了。二人渐行渐远,话音也渐去渐远,林中只留那几只聒噪的鸟,从这枝跳到那枝,叽叽复喳喳。    “阿爹,娘亲,你们看谁来了!”如乳燕归巢,凤凰一进门就嚷起来。“你这丫头,又去哪玩了,这么大个姑娘了,还整天咋咋呼呼的没个闺女样儿。”随着宠溺多过薄嗔的话语,一个柳眉凤目、风姿卓绝的女子出现在廊前。  “娘,娘,我们家来客人啦!你看看他是谁?”凤凰放了手,跑到女子身边,笑靥如花。“谁呀?看你跑得慌,出了那么多汗。”那女子一边从腰间抽出手绢帮凤凰擦汗一边问。  “琴儿拜见慧姨。”少年双膝跪地,恭恭敬敬地给那女子行了个大礼。  “琴儿?”慧姨赶紧走上几步,轻轻扶起少年上下打量,“琴儿,真的是琴儿!长这么高了,也英气了很多哦!找到这费了不少功夫吧!你娘亲还好么?”那少年原本还是笑吟吟的,一听到慧姨询问,面部线条顿时变得僵硬起来,随后虎目含泪,悲从中来:“慧姨,我娘亲……她,她已经不在了。”“啊!”如遭雷击般,慧姨脸色苍白,身形晃了几晃,摇摇欲坠,亏得凤凰眼疾手快在旁边搀着才勉强支持住。  “怎么回事,上次看她还好好的,怎么才几年不见,竟……老天爷,你也太不长眼了!”用手绢拭着泪,慧姨问,“琴儿,你娘亲是有病吗?”  “不是。”  “嗯,我们到厅里坐着,慢慢说来,一个细节也不要省略。”  “好。”    “砰!”巨响声中,一张梨木桌应声而碎。  “欺人太甚!天子脚下容此污垢,还有王法吗?”一个中年男子手握成拳头,手背的青筋根根暴起,“琴儿,有没有报官?”  “有,可是奈何官官相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已经对官府不抱任何希望了。但是坚叔,此仇不报,我枉为人子!”琴儿扑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请坚叔成全,教我绝世武功,以清寰宇!”  “罢了,罢了!孩子,你根骨奇佳,是练武的上上之选,当年我就要求你父亲让我教你练武,只是你父母更希望你金榜题名,将来好报效朝廷,造福百姓。然而这场人祸……险些让你们家遭受灭门之灾。看来,这是命,兜兜转转,终逃不掉啊!对了,那把古琴可有损伤?”  “幸好母亲早有先见之明,把琴妥善保管才不致落入贼人之手。坚叔请看。”琴儿解下背上的包袱,放在另外一张茶几上,小心翼翼地一层层打开,一把宽约七寸、上制五弦的古琴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隐隐泛起宝光。  那个被少年唤做“坚叔”的男子伸出手指,轻轻拨动琴弦,琴音在指下跳动,明亮铿锵犹如敲击玉磬。“琴儿,听你母亲谈起过此琴的来历吗?”“没有。也没听她弹过。”“坚哥,把前尘往事桩桩件件告诉琴儿吧”。旁边一直暗自垂泪不语的女子,此时哽咽着说话了。“好。”坚叔坐了下来,端起茶碗抿了一口,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在漂着的茶叶中渐渐浮上来——    【二】追忆  郑家,以贩卖丝绸起步,本分做人,诚信经商,短短二十年已经是声名鹊起,成为江南首富。当家主子郑老爷喜文弄墨,为人慷慨,人称“小孟尝”,结交甚广,不论出身念投缘,三教九流均有好友,时不时聚上一聚,或推杯换盏,豪情万丈,或吟诗作对,温文尔雅。郑家老爷结发妻子早逝,膝下只有一个千金,闺名唤“兰儿”,生得是沉鱼落雁,琴棋书画无不精通,而且没有一丝骄纵气,深讨老爷欢心,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真个儿“万千宠爱在一身”。    一次元宵佳节,兰儿和贴身丫鬟带着几个家丁去赏灯,来到白玉桥下,只见那里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心想:难不成这里的灯谜比较有趣?便也跟了过去。桥墩下跪着一个头插草标约莫十六岁的女孩子,蓬发垢面遮不住花容月貌,粗布木钗盖不住绝代芳华,一如尘中珍珠,前置一白幅,上书:卖身葬母。便有轻浮的公子哥在旁调笑,有的说:“小美人,看你这孤苦无依的可怜样,跟我回去就等着享福啦,锦衣玉食,包你快活!”有的说:“别听他的,他已经有九房姨太太了,还是跟我吧,我会好好疼你哦!”……那女子始终不发一言,眼里的那泓秋波,却是委屈得似要溢出水来。郑兰儿实在听不下去了,唤来丫鬟,将两人身上所有的银两和首饰一并解下,一股脑地放在了那方白幅上:“这位姐姐,这些个银两首饰葬你的母亲够不够?”那女子闻言抬头,看清恩人眉目之后,泪终于落了下来:“谢谢小姐大恩,小女子无以为报,此身已属小姐,为奴为婢,慧心绝无二话。”郑兰儿扶起慧心,说:“回去葬母吧,别说这些客气话了。我叫郑兰儿,家住前面不远的郑府。有什么难处尽管和我提,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容易,但凡能得上忙的,我不会袖手。”说完,眼圈也泛红了。亲眼所见这场繁华中的凄凉,她再也无心赏灯,回头叫上贴身丫鬟,径直掉头回了府。围观的众人见无热闹看,也各自散去。    几天之后,郑府来了一个自称是“慧心”的女子,说是受了小姐的恩惠,特意前来报答。一问家族渊源,郑老爷喜不自胜。原来这个慧心是家道中落的富家之女,才情人品皆佳,只因家乡闹灾,不得不背井离乡,不幸中途又和父亲失散,剩下母女俩孤苦无依,母亲身子弱,一场伤寒便要了她的命,身无分文的慧心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头插草标,桥下待价,眼见着要遭受凌辱,恰好遇见了郑兰儿。郑老爷见慧心知进退,懂事理,便把她留了下来。说来也真是缘分,慧心和郑兰儿非常投缘,在相处中感情愈见深厚,遂结拜成异性姐妹,从此形影不离。    姐妹俩经常在湖心小亭里弹琴。此琴名唤“凤凰琴”,是郑老爷的一个神秘朋友感念其英雄不问出处的行事风格而慷慨相赠。关于此琴,有个美丽的传说——  当年青帝巡视西山桐林,只见五星之精纷纷飘落早一棵高大梧桐树上,随即仙乐飘飘,香风习习,继而又见瑞气千条,霞光万道。天空彩屏开处,祥云托着两只美丽的大鸟,翩翩降落在那棵梧桐树上,那两只大鸟,头圆像天,目明像日,背偃像月,翼舒如风,足方如地,尾五色俱全如纬,而且,头上的文彩像“德”字,翼上的文彩像“顺”字,背上的文彩像“义”,腹上的文彩像“信”字,胸前的文彩像“仁”字。戴德,拥顺,背义,抱信,履仁,此为凤凰。凤凰能通天祉、律五音。它非竹不食,非醴泉不饮,非梧桐不栖。青帝暗想:不仅五星之精下降,云托凤凰来朝,此树必是桐林中的神品,堪为雅乐。于是将梧桐树砍了下来,按照三十三天之数,截为三段,中段泡在清流之中,经历七十二个昼夜,卜得吉日良辰,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之数将桐木削成三尺六寸五分长,又按四时八节之数,定为后宽四寸,前阔八寸,而后按阴阳两仪之数定下高度,外按金、木、水、火、土五行,内按宫、商、角、、羽五音安上五根弦,即成四大仙音之一——凤凰琴。  传说似真实幻,琴却是难得的好琴,单聆听那音,便知是“此琴只因天上有”。而郑兰儿甚是珍视凤凰琴,每每弹奏之前,总要净手焚香。说来也是异事,只要此琴音起,方圆百里的所有鸟儿都往这飞,不鸣不叫,停歇在屋檐,树上,石凳上,一如百鸟朝凤,人无不叹为观止。郑兰儿温婉贤淑,此琴如此的惊世骇俗,为了避免宝贝带来难于预料的灾祸,她虽爱凤凰琴,却极少用它演奏。    光阴荏苒,转眼间兰儿就到了二九年华,前来说媒攀亲的几乎要踏破了门槛,其中就有位居江南而权倾朝野的阳王,当今圣上的十三子。此人已有一妻五妾,野心极大,喜怒不行于色,让他垂涎的,不仅仅是郑老爷的家财、兰儿的美色,更多的是那把可以招来百鸟的凤凰琴。若得到“百鸟朝凤”,那不意味着朝堂之上的那把龙椅唾手可得了吗?所以,为取个吉兆,求亲之行,他势在必得,自信满满。  然而,郑老爷却不畏强势,不爱虚荣,对这桩可以攀龙附凤、平步青云的好事一口回绝:“多谢王爷厚爱,小老儿受宠若惊,万般荣幸,只是我家女儿生性浅陋,怕是配不上王爷的身份地位。”阳王结结实实地碰了个软钉子,灰头土脸火冒三丈,但是碍于面子和身份,他不好霸王硬上弓,背地里却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刻收拾这个不识好歹的老家伙。然而郑家向来本分经营,童叟无欺,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由头,只好悻悻然离去。    后来,郑老爷嫁女了,而且是双喜临门,一下嫁了两个,一个是兰儿,一个是慧心。慧心嫁给了沈中坚,郑老爷的忘年交,行走江湖的天下高手,也不枉了她的花容月貌,才情个性。亲生女郑兰儿嫁了在他家做活计的年轻账房,名不见经传的杨凡,个中缘由唯有他心知。江南首富嫁女,这场婚礼办得及其隆重,那排场至今是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话题。  女儿出嫁后,郑老爷心愿全了,云游四海去了。嫁鸡随鸡,夫唱妇随,慧心随了沈中坚行走江湖,倒也快意恩仇,自在逍遥,有了孩子之后,他们便金盆洗手,双双归隐山林。兰儿则跟随着杨凡离开江南,到京城去谋生。事实证明了郑老爷独到的眼光,杨凡并不平凡,他有锐利的眼光,有发展的远见,总能敏锐地把握市场的风向,随势而为,做了几单大的丝绸生意之后,事业渐渐风生水起,在京城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番天下,夫妻之间的感情更是蜜里调油,羡煞旁人。    在郑中坚没有退隐之前,两家来往极是密切。兰儿先诞下儿子琴儿,等到琴儿三岁时,慧心也怀上了孩子,两家便一起商量着,是男娃就结为兄弟,是女娃就亲上加亲。后来,慧心和夫君尽享“采菊东篱下”的自由自在,很少出山,近一次来京是参加兰儿的生日宴会,把已经八岁的女儿凤凰带来,在杨家住了半个月。天资聪颖的琴儿从小对琴甚为倾心,一点就透,又得弹琴高手郑兰儿的尽心指点,小小年纪已经精通琴律,兰儿甚慰。但是“怀璧其罪”,她内心里始终有一种不安的情绪,于是把凤凰琴收藏得好好的,琴儿也未曾见过。      慧心逗留的那半个月,是琴儿开心的日子,因为他凭空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他教凤凰弹琴,教凤凰临帖,带凤凰划舟……生活里有了个活泼似燕、慧黠如猴的凤凰,一下变得多姿多彩起来。看着他们两小无嫌猜,大人们无不颔首微笑,会心。半个月后凤凰随父母进山,临行前两个娃娃不舍得分开,哭了个天昏地暗,尤其是凤凰,脸上泪水鼻涕一大把,马车走了好远还能听到她的哭声。   共 1212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射精过快怎么治有成果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