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体育

古金千亩良田变旱地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5:28

  古金千亩良田变“旱地”

  望着日益干旱的土地,想到“口粮”越来越少,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乔善乡古金村板伦屯57岁的农民韦旭新心急如焚:“再不解决水源问题,明年来春不能种水田,温饱都成问题。”

  乔善乡宝坛河古金段沿岸的村屯,在当地素有“小江南”之称。然而近年来,“小江南”变成“黄土高坡”,沃土变为“旱地”,农业生产面临减产少收的困境。

  与水“抗争”数十年

  近日,河池友“sysh2008”发帖《四条鹅卵石坝和1000多亩水田》称,位于古金渡口至宝坛三级电站河段中游两岸的罗城乔善乡古金村的石等、龙脚、板伦、板汉等自然屯,河床因长年受洪水冲刷大幅降低,农民只能砌“鹅卵石坝”勉强保证农业灌溉用水。近年,由于上游建水电站,导致河水枯竭,今年罕见洪灾又冲毁了水利设施,大片良田变荒、变废,农民苦不堪言。随即赶往调查。

  据了解,古金村石等、龙脚、板伦、板汉等自然屯共170多户900多人,约有水田1000亩。这些村屯虽处于河流沿岸,但千亩良田却是“近水楼台不得月”。

  据板伦屯70岁的村民韦佩强介绍,当地灌溉用水主要来自宝坛河,河床因长年遭受洪水冲刷大幅降低,农田灌溉相当困难。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群众在大岭脚筑起了一条长50多米、高6米多的水泥大坝,抬高水位,利用水泵将水压到高处灌溉农田。

  1983年,大坝被洪水冲垮,群众用鹅卵石筑坝,但“鹅卵石坝”根本经不起冲击,河水稍涨便溃坝,每年要整5、6次坝才能保证庄稼收成。

  长期以来,由于年富力强的青壮年均外出打工,修整“鹅卵石坝”的重任,全部压在了留守的老人、小孩身上。

  水田缺水农民减产

  2006年以后,当地农业灌溉用水进一步恶化。据介绍,当年罗城三聚电力投资有限公司在板汉建了一座五级电站,在上游的古城村境内修建大坝,并打隧洞改道引水供电。

  据村民反映,由于电站将河水改道,流经古金的河水严重不足,“湍急的河水变成了小溪”,引水难上加难,由此引发了群众与电站的矛盾冲突。

  在距板伦屯几百米远的河中,被冲毁的水泥大坝“断臂”依然矗立水中,原来绿油油的草坪、土地布满大小不均的鹅卵石、砂粒。

  “这是我家一块5分大的水田,季还产了500斤的干谷。”站在河边一块满是砂石的地里,韦旭新痛心地说:“7月的洪灾毁了这块田,当时要是有个大坝保护该多好。”

  在后坡,约50亩的水田明显干裂,农民刚刚收成的玉米秆、黄豆秆七零八落倒在田间。“因为缺水,二季就只能种玉米、黄豆等农作物。”韦旭新说。

  “一亩水田一季可收800斤左右干谷,却多能产200斤玉米。”韦旭新算了笔账:按市场米价1.1元/斤、玉米价0.9元/斤计算,二稻生产一亩田就损失了700元。

  石等屯是“旱灾”的重灾区,该屯240多亩水田因缺水,基本“放弃”了二稻。“河水太小,水泵也失去了功效。再不解决水源问题,全屯450多人都要挨饿。”该屯队长罗荣标说。

  “原来灌溉用水虽然也很紧张,但不至于河道枯竭。自电站截流后,群众无水供田,对电站能没意见?”板汉屯一老人忿忿地说。

  建“坝”才有出路

  针对群众的不满,板汉五级电站一负责人认为“很冤”。他介绍说,板汉电站虽在上游建坝改河道,但宝坛河古金段依然是农业用水的主干道。电站发电用的只是水库库容,农忙时节电站也进行相应的放水调节,满足沿岸群众生产需要。

  “因为是枯水期,电站自7月3日至今都没发过电。”该负责人认为,当地青壮年外出打工,农田灌溉渠道年久失修,加上今年的特大洪灾损毁水利设施,导致农业灌溉用水紧张。

  据当地政府介绍,宝坛河古金段沿岸村屯灌溉用水困难,已经引起了上级部门起重视。今年5、6月份,作为古金村的挂点联系单位,自治区机关工委经现场调研后认为,建“坝”,才是解决千余亩农田的灌溉用水的终出路。

  据悉,在宝坛河古金段建2条“坝”的可行性报告,目前已送交上级有关部门审核。

  “党和政府能为群众牵头,筑坝灌溉农田,是一件造福子孙后代的大实事。”韦旭新说,“希望政府能加快进度,毕竟明春也快了,如何搞好春耕,解决明年温饱问题,是农民关心的头等大事。”

家居优品
民生教育
手机评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