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生活

武道玄皇 第六百七十四章 何人天眼窥神机

发布时间:2019-09-25 14:02:38

武道玄皇 第六百七十四章 何人天眼窥神机

那些囚徒有些是一起反叛的同族,有些是在一个牢房里面混久了的同伴,所以三个一帮,两个一群,大多都在议论今日在那奈何桥上发生的事情。

永生门锋利的一柄战刀邵洁将军,居然被‘生死判官’陆青菲击落,坠入了万劫不复的冥河之中,定是有死无生。

其中有些囚徒就是被邵洁将军俘虏的,所以这些人谈论起来邵洁将军的陨落,大多都是幸灾乐祸;还有些囚徒并没有因为邵洁将军入狱,但邵洁将军的鼎鼎大名他们早有耳闻,有的叹息,有的兴奋,还有的只是作壁上观。

凌寒与邵洁将军打过几次交道,开始的时候,那邵洁将军还想在不死局中置凌寒于死地,所以凌寒对邵洁将军并没有多好的印象。只是凌寒听闻邵洁将军曾立下赫赫战功,在不死域也是一个风云人物,心中也有些感叹。

当初在沈庄,一样的意气风发,虽然有些事情是沈潮故意安排,但凌寒自己也付出了许多努力,当自己名声鹊起的时候,就是自己被沈潮打下万丈深渊的时候。

狡兔死,走狗烹,一样的下场,这就是命运。

天宝见凌寒若有所思,便问道:“凌寒,都落到这般田地,你还在想什么?”

凌寒叹了一口气道:“天宝,我没想什么!”

天宝道:“你想想以后如何脱身吧,今天你不愿自己逃生,我承你的人情,不过你为我付出再多,也是于事无补,不如明日找机会你就逃生吧!”

凌寒眉头一皱道:“天宝,我説过,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我决计不会独自离开!”

天宝见凌寒心坚如铁,也不知説什么好,只得喃喃道:“也不知道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

凌寒没有吭声,心中想:当时露琼叫天宝二傻,可是在那生死关头,天宝居然为了自己,苦求那沈潮,这般作为,也不知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

第二日一早,一个军士提着两桶米粥,还有一个军士拎着两大篮的馒头,走到了牢房门前。

众囚徒闻到了食物的味道,个个眼中冒光,争先恐后的朝着前面拥挤。

那个军士拿着一柄长勺,敲着牢房的铁栏高声呵斥道:“抢什么抢,个个都有份!”

那些囚徒一听个个有份,不但不后退,反而抢得更加欢实。

那个军士见状,脸上满是怒色,骂道:“断头饭也墙的这么欢,都嫌自己命长是不是!”

话音落下,那些原本争抢的欢的囚徒顿时都呆愣住了。断头饭,这是上路之前能吃的饱饭,难道説自己今日就要被砍头了?

一些胆xiǎo的囚徒吓得坐倒在地,一些感情脆弱的囚徒开始了低声的抽泣,一个一脸横肉,像是有些胆色的囚徒问道:“这位军爷,陆判官要杀我们的头么?”

众人一听那个囚徒相问,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那个发粥军士的脸上。

那个军士面无表情道:“陆将军怎么会杀你们的头,你们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撒泡尿看看自己,值得我们陆将军动手么?”

那个满脸横肉的囚徒听罢,连声附和道:“是是,若是陆将军动手,只怕是坏了他的威名,那大哥为什么説这是断头饭?”

那个军士朝着那囚徒轻蔑的看了一眼道:“看你这么想知道,就告诉你,不过……”那个军士又朝着那囚徒的身上打量了一下,xiǎo眼睛带着一丝笑意,同时捻了捻手指。

凌寒见状就知道,这军士是想揩diǎn油。

那满脸横肉的囚徒一见那军士的手势,心中也是明明白白,只是在这苦牢里面呆了这么久,身上值钱的东西早就被揩的一干二净,哪里还能等到这彼岸城的牢头来收刮。

那囚徒只得满脸堆笑道:“这位军爷,xiǎo的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孝敬军爷的了!还请军爷明示,即便是死,也让xiǎo的做个明白鬼!xiǎo的一定铭记军爷的大恩大德!”

那军士见没有油水可刮,心中自然大不乐意,不过他也知道,这些囚徒被捉也不是一日两日,便道:“好吧,老子今天心情好,就和你説吧,今日,你们吃完这顿饭,就会上不死局!到时候,命大的或许能活过今天!趁着脑袋还在你们自己的脖子上还是来领吃的吧,免得上路了,还做个饿死鬼!”

众囚徒一听,心下都明白,自己这些人还是逃不脱去不死局的命运。这不死局号曾不死局,但每一场都会有死伤。所以众人听罢,心情都极其低落,不知上了不死局,会遇到什么样的对手。

众人心中都暗自嘀咕,若是遇到个容易的对手,或许会捡到一条性命,若是遇到个杀人如麻的老将,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乖乖的受死。担心上了生死,就没有人会担心自己的饱饿。

“你们到底吃不吃,不吃老子就拿走了,可没有这么多闲工夫陪你们!”那军士见众人都陷入沉默,没有人再来抢馒头,便高声道。

“别走啊,我还没有分到!”天宝拄着拐杖,赶到了门口。

那个军士朝着天宝打量了一下,见天宝身材高大,满脸虬髯,只是双腿残废,拄着一副白骨拐杖,心中顿时一奇道:“怎么,别人都怕死,你不怕死么?”

天宝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没有这香喷喷的馒头,我怕我没等去那不死局就先被饿死了!”

其余的囚徒都看了一眼天宝,只是随后又都低下了头,暗自感怀。

那军士听了天宝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道:“你xiǎo子的心倒是挺大,居然不怕死!”

天宝道:“这位大哥可是抬举我了,我一个阶下囚,又是个残废,若是真的死了,倒成了一种解脱!”

那军士道:“好汉子,有胆色!来,给你!”那军士説着,递给了天宝一个雪白的大馒头。

天宝接过馒头,先是一口咬住,随即朝着那军士又伸出手,示意自己还要。

那军士见了,哈哈大笑道:“反正他们也没有心思吃,就多给你几个,不过看样子多你也能拿两个,不然,你要滚回去么?”

天宝接过了第二个馒头,便将嘴上叼着的那个馒头放下道:“我就在这里吃,他们不要,我都吃光!”

凌寒见天宝果真坐在了那牢门处,开始大口的嚼起了馒头。

那军士见天宝有趣,便一直递给天宝馒头,天宝随手给凌寒抛了一个馒头道:“兄弟,你也吃一个,还指望你给我收尸呢!可要长些力气!”

凌寒刚闭上眼睛,就听到天宝的呼声,顿时感觉眼前飞来一物,顺手一抓,便将那馒头接在手中。

凌寒睁开眼睛道:“谢谢兄弟!”

那个军士见到凌寒眼睛未睁,便将那馒头接住,顿时有些惊异道:“呦,这灰发xiǎo子的身手还不错!”

旁边有几个囚徒,是当时被凌寒击败的那些,听那军士夸奖凌寒,又见天宝正吃得欢,便心生不忿,将当时没能恢复自由的账都记在了凌寒的身上。一个囚徒阴阳怪气的道:“这位军爷,你可要xiǎo心了,那xiǎo子不仅身手好,还杀过牢头呢,你可xiǎo心着diǎn!”

另一个囚徒道:“他们二人,都是风铃岛的奸细,没准安得是什么心!”

天宝听了,顿时大怒道:“奶奶的,不会説话就不要乱放臭屁

武道玄皇  第六百七十四章 何人天眼窥神机

!”

那个军士脸色一变,朝着天宝问道:“你们可是风铃岛的人?”

凌寒心中一惊,害怕天宝道出实情,那军士再开始为难,急忙朝天宝使了一个眼神。

只是天宝并没有朝着凌寒看,反而大声道:“我就是风铃岛的奸细,在这里意图不轨!”

那军士听了,反而哈哈大笑道:“这汉子真的有些意思,我家知道你们二人是风铃岛的奸细,还给你们加了个餐,到时一定让你们二人满意!”

天宝xiǎo眼睛朝着那军士看了一眼,又朝着那米粥的桶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别的食物,便问道:“加餐,是什么?”

那军士道:“到了不死局,你们自然就知道了,不过有没有命享受,还看你们的本事!”

凌寒顿时明白,什么加餐云云的,定是在那不死局中,有什么多的磨难。但不管有什么磨难,都得一步步的对待,所以凌寒的心中反而坦然。

那几个囚徒也听出了端倪,反而幸灾乐祸的看着天宝,心中暗想:让你们两个猖狂,到了不死局,有你们的好瞧!”

天宝看了半天,也明白了这加餐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格外的好处,便道:“多谢那陆将军高看了,是有些酒肉,不然的话,光是这馒头稀粥,老子还真的吃不饱!”

那军士见天宝一脸不以为然,也不由一愣,随即道:“好!若是你真的能有命享受,本将定会给你弄来酒肉!”

天宝xiǎo眼睛一眯,忽然将声音降下道:“兄弟,我指给你一条发财的路,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是否可用医保卡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价格是多少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需要花多少钱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是医保定点单位吗
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是定点医保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