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游戏

十项全能 第七十章 目的

发布时间:2019-09-24 19:50:56

十项全能 第七十章 目的

江渝季还记得,何集加入学生会的场景,虽然江渝季和何集是同级的学生,但是不同的是,江渝季因为他的完美而备受瞩目,是学校中的闪亮的那颗星。

何集……如果不是因为他觉醒了名为线索追踪战技,恐怕他现在依旧是那个躲在角落中的不自信的黑瘦少年。

两个影子开始重合起来,却怎么也重合不到一起。

“宋亚纱也是你们的人?”江渝季张了张嘴,看了方十项一眼,终只是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杨,他的表情依旧是衣服严肃的模样:“宋亚纱不是这个什么暗流的,我可以保证。”

魏心征撑着伞走上前来,有些诧异:“唔,没错没错,宋亚纱确实不是我们的人。”

江渝季站直了身体:“那为什么……”

兜帽少年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正准备开口,就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

“应该是心灵操纵方面的战技吧。”

这个声音很熟悉,至少对于在场的人来说都是这样的。

只是这个声音饱含着一些不可置信地愤怒。

“哟,江会长的狗腿,哦不,副手,蒋同学。”魏心征倒是很快就认出了他来,他穿着南洋的校服在南洋高中潜伏的时间也不短了,自然知道南洋高中学生会中几个重要的人物。

蒋东铭终于来到了这里,他的身后跟着马西亭和陈晓锦,他看了一眼何集,就不再去看他,只是低着头,朝着魏心征发问:“你是谁?”

魏心征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露出了一个代表着歉意的表情:“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叫魏心征,暗流的成员。”

“这位何集同学,就是我邀请他入伙的,不过,他只是我们的合作者而已,可不是我们暗流的成员哦,这你们可要搞清楚。”

何集点了点头。

“当然,在这里就不得不说一句蒋同学你真是聪明,这是我由衷的赞叹啊。”

魏心征笑着说着。

“我的战技是片段安插,简单来说,就是把我的脑海中的一些片段安插到别人的脑子里。”

“这种战技对于觉醒者来说当然是鸡肋,但是对于普通人……安插一个参加暗流组织的片段并不是很难。”

“至于宋亚纱……一个昏迷的觉醒者,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魏心征讲得很耐心也很认真。

杨愣了愣:“宋亚纱为什么昏迷了?”

孙页舟被杨问得有些尴尬:“这个话题以后再说吧。”

方十项终于明白了自己被诬陷的过程,然后通过自己,消耗掉学校中强的江渝季的体力。

“方十项,你才是真的让我刮目相看的那一个。”魏心征突然对着方十项说道。

方十项没有作出任何的表示作为回应。

“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当时在绿叶被蝾螈前辈杀死的你,现在居然杀死了蝾螈前辈。”魏心征带着赞叹的神色,轻快地拍着手。

“本来希望你能够给江渝季造成一点麻烦,现在看来,你倒是超额完成了任务,居然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蒋东铭摇了摇头,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还算不错的战略,因为有内奸,所以计划执行起来相当顺利,几乎没有受到过阻碍。”

魏心征脸上灿烂的微笑洋溢着:“是啊是啊,就连我也不敢相信居然这么顺利,真是一点挑战都没有。”

蒋东铭用手指推了一下自己有着厚厚眼镜片的眼镜,嘴角浮现出了一些细微的嘲笑:“不过,有些事情我终于搞明白了,包括那个家伙为什么会义无反顾地背叛我们。”

何集脸上有些不太自然,他伸手挠了挠头。

“洗耳恭听。”魏心征的手摆了摆。

他右手撑开了伞,就像是来郊游的少年一般轻松自在。

蒋东铭面无表情,就好像许久没有睡觉了一般:“六校战,湖心岛。”

“你们一直没有掩盖你们的目的,并且做得很明显。”

魏心征脸上调笑的意味很浓重。

“猎杀成绩好的学生,并不是你们的目的,你们的目的,是猎杀觉醒者,整个六校的觉醒者”

蒋东铭说话的声音一向低沉,此刻倒是有些震聋发聩。

他的声音好像能够穿透雨幕,被在场的所有人听见。

“六校战湖心岛之战,是觉醒者交锋的地点,每个学校都会排出自己的觉醒者来争夺六校战的首名,哦,那也是你们暗流的终目标。”

魏心征眉头浮现出一丝阴影。

“种子资格,换句话说,就是幽冥地府本部的入学名额。”

方十项震惊地听着这一切,他环视了一下周围,周围的人大都一副平静的样子,六校战的真正意义恐怕他们早就已经知道了。

方十项的手有些颤抖,原来所谓的江畔六校战场考试,根本就不是用来测试学生的知识程度的,而是通过这一场考试,把觉醒者和普通人区分开来。

等到了第二轮,就完全是觉醒者和觉醒者之间的较量了。

“怪不得绿叶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进入第二轮。”方十项这么想着

十项全能  第七十章 目的

蒋东铭冷笑着:“你们杀死那些学生,只不过是为了能够确保在六校战上不会有超出你们预料的发生。”

“南洋,绿叶,西河,文垂,贺缺,还有六校之首的平阳,你们利用群聚的觉醒者,杀死那些有天赋,有可能拔得头筹的学生。”

“我说的,对不对。”

蒋东铭死死地盯着魏心征。

“我说呢是为了什么,真是讽刺。”马西亭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嘲讽地意味。

何集的脸色不太好看,有些莫名地白。

“没错,没错,你说的都对。”魏心征自始至终,他的笑容都没有收敛过,他对着蒋东铭,眼中尽是些赞叹的神采。

“可是那有怎么样呢?”魏心征说道。

蒋东铭突然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你们的计划已经失败了,茧已经被打败了,而你们,拥有的只不过是辅助战技,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呢?”

...

淮北男科
盘锦治疗牛皮癣费用
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收费如何
汕头天佑医院大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