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游戏

联合合格一溪流水渡轻舟楼亦水贺一舟by公子东

发布时间:2020-07-09 21:18:39

一溪流水渡轻舟楼亦水贺一舟by公子东离免费阅读

一溪流水渡轻舟楼亦水贺一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给大家带来,《一溪流水渡轻舟》是络作者“公子东离”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楼亦水贺一舟,喜欢《一溪流水渡轻舟》这本小说的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地址

一溪流水渡轻舟小说

舟哥,你跟那转学生怎么回事啊?她得罪你了?晚上一块儿吃饭的时候,吴铭忍不住问。

贺一舟一听楼亦水的名字,脸色就是一黑,什么怎么回事?

你看看,你看看!吴铭指着贺一舟的脸色,跟他同桌说:我还没说什么呢,这脸就黑成这样,说你们没点什么,傻子都不信好吗?

贺一舟懒得理他。

吴铭还在喋喋不休,舟如房主不在家时入住在他们的家。哥,你不够意思啊!咱兄弟这么久了,说一下怎么了?

贺一舟和吴铭,还有吴铭的同桌邱应,仨人一块儿长大的,喝过一罐奶粉的交情。吴铭也不怕他,追问道:你跟兄弟说说啊!

多管闲事!贺一舟横了他一眼。这么丢份儿的事情,他才不说!

看吧,我就说这俩人肯定有问题!吴铭沾沾自喜。

邱应比吴铭沉稳不少,一般不会跟着吴铭胡闹,不过今天这事儿,他也确实是好奇。说说呗,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对一个女生展露出这么大的敌意!

贺一舟心里哼哼:她该庆幸她是一个女生,否则才不会这么简单放过她!

舟哥,我求你了,别吊我胃口好吧?吴铭夸张地大叫。

贺一舟烦不胜烦,吃的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眼见着吴铭问不出来就不罢休的架势,贺一舟拎起书包就走,走了!

吴铭和邱应眼巴巴地看着他走远。

反常!吴铭说。

邱应附和:很反常!

两个人琢磨了一会儿,没琢磨出个所以然,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他走了,谁请客?!

甚至是所有人类事业里

贺一舟才不管他们谁请客,不出来透透气,铁定得被那两个糟心的玩意儿烦死!

想他贺一舟,自打出生以来就横着走,一着不慎居然从墙上栽下来,好死不死还被人看到,简直奇耻大辱!

教训那人一顿让她封口吧?偏偏还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好气哦!

贺一舟心情烦闷的时候就喜欢去闹市走走,闹闹哄哄的环境特别解压,赶上趟还能碰上场架打打。

他在闹市也算小有名气,一般人不敢往上凑。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这几位

哟呵,这不是贺少爷吗?怎的,纡尊降贵到咱这小破地方,有何指教啊?

阴阳怪气的语气让人听着怪不舒服的,贺一舟瞄了眼流里流气的几人,撇撇嘴,丑人多作怪!

贺一舟,外貌协会荣誉会员。凭着这么多年的阅人经验,他觉得前面几个人就是来恶心他的。

瞅瞅,那都什么玩意儿?

脑袋上顶着黄一块绿一块的杂毛,辣眼睛!还有,可能是为了凸显手臂上的纹身,温度还不算高的天,几人统一穿着短袖的花衬衫,看着就觉得冷。再看那纹身,左青龙右白虎,你这么能耐,怎么不在中间纹头大水牛呢?

说谁丑呢?

正是十几二十注重外貌的时候,被说丑什么的,完全不能忍啊!

说你们咯!完全不懂收敛二字如何写,舟大爷张嘴就怼人,染头发用好一点的染发剂好吗,这一堆黄黄绿绿的,看起来跟屎一样!

衣服裤子,破破烂烂的穿出去也不嫌丢人,赶紧回家让你妈帮你缝起来。实在不行,舟大爷我资助你们点儿,买件好点的!

还有这个纹身,啧,我还是觉得大水牛比较适合你们

贺一舟嘴巴毒,拉仇恨的功力一绝。这么一番话下来,仇恨值蹭蹭往上涨。

再忍就是孙子!

贺一舟你找死!

贺一舟目光一冷,甩开肩上的书包,找死的是你们!

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自个儿往枪口上撞,不是找死是什么?

闹市里打架是家常便饭,只要不闹出人命,那都不是事儿。过往的人稍稍绕开了些,给足了他们发挥的空间。有好事者不舍得错过这样一番好戏,想站一旁瞧热闹。贺一舟一个眼神过去,他们只好讪笑着走开。

闹市一霸,惹不起惹不起!

混混们仗着自己人多,完全没把贺一舟放在眼里。

贺一舟反手来了通爱的教育,让他们谨记永远不要小看你的对手!

一对五,贺一舟来了一个漂亮的penta kill!

混混们自知打不过,脚底下抹油溜了。跑到一半,还不忘放一句狠话,贺一舟,你给我等着!

贺一舟朝几人倒竖大拇指,眉宇间是不可一世的张扬,爷等着!

称他们要把“台湾人精英”一个一个杀掉。这种歇斯底里的言论

等到那几人的身影彻底看不见了,他表情一收,呸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沫来,捂着自己肿着的半边脸吸气,嘶,疼死爷了!

然后,转身就看到了楼亦水!

贺一舟:有句MMP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楼亦水:得,这梁子算是结大发了!

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贺一舟,他、现在、脸上、挂、着、彩!

这个转学生是有毒吧?十多年来唯二的狼狈的模样都让她瞧见了,而且还是在同一天里!

那个楼亦水清了清嗓子,面露询问,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

贺一舟的脸黑如锅底!他死死瞪着楼亦水,牙齿咬得咯咯响。

不等楼亦水再说什么,他扭头就走。

再待下去,他可能会忍不住掐死这人!

楼亦水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命运多舛,她一点都不想那么巧的好吗?

贺一舟的背影逐渐被夜色吞没,楼亦水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浅浅的眸流露出些许羡意来。

她刚刚围观了全部的过程,贺一舟打架的风格是很嚣张的,甚至可以用狂这个字来形容。有那么一瞬,她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年少轻狂,张扬无畏,那样的肆意潇洒。

楼亦水回到家,就接到来自另一座城市的。

楼亦水,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是吧?连转学巨脾这么大的事情都越过我!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能耐了啊?先是离家出走,几天音讯全无,现在又先斩后奏,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楼亦水没有还口,任由男人将怒火发泄。

待骂声停歇,她才道:你以前不是总说我碍眼吗?现在我走的远远的,也省得你看见我心烦,这样不好吗?

楼父一噎,那些气话能当真吗?赶紧给我滚回来!他气呼呼地说。

不回去了,我现在挺好的!楼亦水说。

好什么好?在我的眼皮底下你都能闯出那么多祸来,放你出去还了得?楼父吹胡子瞪眼。

不会了!楼亦水轻声说:以后都不会闯祸了!

楼父一愣,随即眉头皱起,妙妙,你怎么了?

自己养的女儿自己清楚,楼亦水今天实在太反常了,不跟自己呛就算了,还突然这么乖!

楼亦水把自己摔在沙发上,抬手盖住眼睛,没事,只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了。

您说的对,人没有多少青春可以挥霍,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以前是我混账,不懂事,总是让你们担心。那些坏习惯,我会改好的。

我、我对不起!楼亦水说不下去了,匆匆挂掉,将关机扔在一边。

屋子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楼亦水闭上眼睛,任浓稠的夜色将自己吞没

宝宝半夜拉肚子怎么回事
幼儿腹泻脱水怎么办
两个月宝宝胀气
婴儿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