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科技

此门向下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7:45

一、撞邪    深夜,寝室里响起一阵微弱的敲门声,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陆司臣被惊醒后,手在枕边窸窸窣窣摸索着。  “你在干嘛?”睡在下铺的韩慕枫也被惊醒了。  “找手机。”  叩、叩、叩……微弱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竟来自下铺。陆司臣顿时气结:“你敲床干嘛?”  “敲你个头!是你手机的铃声,你手机掉我被子上了!”韩慕枫没好气地嘀咕着,将陆司臣的手机扔了上来。  陆司臣怀疑是韩慕枫在搞鬼,伸颈望向下铺,只见韩慕枫探出了半个身子趴在床沿,正在望着床底下。陆司臣忍不住大声喊道:“喂,你在看什么呢?”  韩慕枫闷哼一声,一个倒栽葱从床上翻了下去,身子抽搐了几下,很快没了动静。  陆司臣看得心惊肉跳,连忙跳下床,将趴在地上的韩慕枫翻了过来。  韩慕枫双眼紧闭脸色惨白,神色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陆司臣吃力地将目光移向了韩慕枫的床底下,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韩慕枫的床底下,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一动不动,中间还闪着一抹寒光。陆司臣举起手机一照,原来只是一件黑茄克。闪着寒光的地方,是黑茄克前襟的拉链头。  陆司臣蹙着眉将手伸进床底,蓦觉腕上一凉,好像被人捏了一把。陆司臣一惊,噌地缩回了手。  等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样,陆司臣哆嗦着手将黑茄克扯了出来。伸手探了探韩慕枫的鼻息,还有气,陆司臣急忙用力猛掐韩慕枫的人中。  韩慕枫慢慢醒转,看到拿在陆司臣手里的黑茄克,眼中立刻露出了恐惧之色,哀呼道:“完了完了,他进来了!”  陆司臣转头望了望门口,愕然道:“谁进来了?门不是关着吗?”  “不是这门,是下面的门。”  “下面的门?”陆司臣一怔,举着手机照向床对面,吓得猛一哆嗦。  睡在对面上铺的李云聪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赤着上身坐在床中央,正目光直愣愣地盯着陆司臣,幽幽道:“我认识这件黑茄克的主人。”  “是谁?”  “一个死人。”  啪!黑茄克脱手滑落,软绵绵地堆在陆司臣的脚下,像一具被抽掉了筋骨的尸体。  呆了半晌,陆司臣拿起手机,发现有个未接电话,号码显示的是一个人的名字——慕容羽。陆司臣愕然道:“慕容羽是谁?”  “就是黑茄克的主人,慕容珠的弟弟慕容羽。他死后,手机一直是慕容珠在用。这个电话可能是慕容珠的室友趁慕容珠不在,故意用慕容羽的手机和你开了个玩笑。对了,蓝玲也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啊!”  陆司臣摇了摇头:“不可能,蓝玲不是这样的人。对了,慕容羽是怎么死的?”  “得了伤寒。当时,韩慕枫的父亲就是慕容羽的主治医生。”  “会不会是慕容羽觉得韩慕枫的父亲在医治他时没有尽力,所以死后找上了韩慕枫?”  “我听慕容珠说,在慕容羽病情严重的时候,韩慕枫的父亲已经让慕容羽住进了隔离病房,并及时用上了抗菌药。就在慕容羽住进隔离病房的当天夜里,慕容羽突然病变猝死,死得很蹊跷。”  陆司臣听得背脊一阵发凉,忍不住蹲下身摸了摸韩慕枫的额头,触手竟是一片滚烫。  就在这时,韩慕枫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目光直愣愣地盯着陆司臣。陆司臣被盯得毛骨悚然,颤声道:“看啥呢?”  “别碰我!”韩慕枫突然呼地坐了起来,一张惨白受惊的脸几乎零距离地凑到陆司臣面前。  陆司臣大吃一惊,神经质地一把推开韩慕枫,弹簧似的蹦了起来。  韩慕枫砰地躺了回去,不省人事了。  陆司臣捂着狂跳的心口,气急败坏道:“这货撞了邪,把我当成慕容羽了!”  李云聪道:“废话少说,火速送医院吧!”  来到医院,刚好是韩慕枫的父亲在值班,经诊断,韩慕枫患了伤寒,必须住院。  两人从医院回来的路上,陆司臣总觉自己腹中好像积着一股无法排遣的寒气,一直冷入骨髓。    二、突变    回到宿舍,天已经微亮。目注着仍然堆在韩慕枫床下的那件黑茄克,李云聪道:“这件黑茄克在慕容羽死后就找不到了,也不知怎么会掉在韩慕枫的床底下。明天就是慕容羽的忌日,我和慕容珠去慕容羽坟前烧纸的时候,顺手把它烧了。”  陆司臣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蓝玲:“慕容珠去了网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想和你说说话。”  陆司臣:“我正想问你呢!慕容珠的弟弟今晚给我打了电话……”  蓝玲:“啊?慕容羽在去年已经死了耶!而且,他的手机也在昨天被慕容珠搞丢了。”  陆司臣:“怪不得!你找找看,慕容羽的手机有没有落在慕容珠的被子下或者床底下。”  手机里响起了蓝玲在寝室里窸窸窣窣的翻找声,过了片刻,突然传出蓝玲的一声尖叫,随即没了声息。  “叩、叩、叩……”微弱的敲门声又响了。  陆司臣抬起头,只见李云聪正神情惊恐地瞪着他的脚下。  敲门声再度响起,陆司臣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敲门声,就传自他的脚下!  难道,寝室里真有一扇向下开的门?  敲门声又一次响起的时候,陆司臣弯身捡起了扔在脚下的黑茄克,用力甩了几下。  啪!一只手机从黑茄克内侧口袋里掉了出来。敲门声立刻清晰可闻,竟是这只手机设置的铃声!  李云聪走过来捡起手机,看后皱眉道:“是慕容羽的手机。”随即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手机居然设置的是免提接听,里面清晰地响起了慕容珠充满惊恐的声音:“我弟弟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李云聪:“我也搞不清。对了,你为什么一直拨打他的手机?”  慕容珠:“我把他的手机搞丢了,打它是希望捡到它的人能接听并还给我,毕竟这是他留给我的遗物。网吧里突然短路停电,我刚回寝室。”  听到这,陆司臣的脑子也像短路了,劈手夺过手机,大声问道:“蓝玲在你身边吗?”  慕容珠:“你是陆司臣吧?这么大声干嘛?吓死我了!蓝玲不在啊。”  陆司臣连忙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道:“求求你,帮我找找看,她可能出事了。”  手机里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和吱呀的开门声,过了片刻,突然传出哐啷一声巨响,似是什么东西摔碎了。  随后,一切声音嘎然而止。    三、猝死    舍监拗不过陆司臣和李云聪的苦苦哀求,领着两人来到了慕容珠和蓝玲所住的那间寝室。  寝室的门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李云聪掏出手机拨打慕容珠,居然通了。李云聪急忙问:“刚才出什么事了?”  “刚才我不小心打碎了一只茶杯。你和陆司臣快来医院吧,韩慕枫病情突然恶化了。对了,蓝玲现在和我在一起。”  陆司臣和李云聪顾不得向舍监解释,快步离开寝室,急匆匆赶往了医院。  来到韩慕枫的病房,里面却住着别人。两人正在纳闷,一个护士刚好走了进来。陆司臣连忙问:“原来住在这里的那个病人呢?”  护士道:“你说的是韩医生的儿子吧?他的病情突然恶化,你们……”  陆司臣道:“我们是韩慕枫的同学,你就让我俩去看看他吧。”  “其实,有位男同学已经先去看韩慕枫了。韩慕枫住在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你们自己过去吧。”  陆司臣一怔,刚想再问,李云聪连忙朝他使了个眼色,拉着他急匆匆朝走廊尽头走去。  两人穿过长长的白色走廊,终于找到了韩慕枫新住的那间病房。李云聪轻轻推开门,只见韩慕枫正躺在病床上,鼻孔中插着输氧管,似乎已经不能说话。  病床前站着一个穿黑茄克的男生,背对着门口。注视着这男生穿着黑茄克的背影,李云聪面色顿变,思绪一下子飞到了去年……  时间后退到去年,也就是慕容羽病情猝然恶化的那一天。  身为慕容羽的舍友兼慕容珠的男友,李云聪急匆匆赶去医院探望慕容羽。病房里只住着慕容羽一个病人,韩慕枫竟坐在病床前。听到响动,韩慕枫猛然转过头来,见是李云聪,面色顿变,站起身低着头,慌里慌张地走出了病房。  李云聪快步走到病床前,只见慕容羽面色已呈青灰色,虽然鼻孔中还插着输氧管,却早已停止了呼吸。李云聪疾步冲出病房,走廊里只有几个匆匆行走的护士,韩慕枫早就走远了。  病变猝死,定格成了慕容羽的死因。  ……  “喂!想什么呢?”陆司臣拍了拍李云聪的肩膀,打断了他的思绪。  注视着病房里这熟悉的一幕,李云聪悚然一惊,暗忖:“去年慕容羽病变猝死的那一幕,难道就要在韩慕枫身上重来一回了么?”    四、通阴    “你们总算来了。”男生忽然开口说话,果然是慕容羽的声音,依然背对着两人道,“我把你们叫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们我去年真正的死因。去年,韩慕枫来医院看我,用和我是铁血哥们的谎话感动了他的父亲,把他放进了隔离病房和我见面,然后,他趁我病重昏迷之际,悄悄拔掉了我的输氧管,等我断气后,又将输氧管插了回去。俗话说,神不知鬼不觉,其实,只有活着的人不知道。”  陆司臣忍不住问道:“现在的韩慕枫,是不是也已经死了?”  “是的。”  “他真的和你一样,也是患了伤寒吗?”  “不是,是我的魂魄进入了韩慕枫身体后造成的假象,纵然医生是他的父亲,也是无法查出。”  陆司臣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你怎么进入韩慕枫的身体?”  “我给你发那条‘我进来了’的短信,其实是在暗示你,我已经经过韩慕枫的幽门穴进入了他的身体。幽门穴位于人体上腹部,此穴的气血物质为寒湿水气,阴气极重,如果趴着睡,午夜时分易引鬼入体。韩慕枫被确诊患了伤寒后,我又从他体内转移到了你的身上,只是为了跟着你回到宿舍,取回我这件丢失在宿舍里的黑茄克。”  “怪不得……”陆司臣立刻想起了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腹中突然受寒的怪事。  李云聪一直在注视着慕容羽被高高竖起的黑茄克衣领遮住的后颈,忽然道:“我知道,你是慕容珠,现在的你正在以一个通阴者的身份协助慕容羽通阴,让慕容羽的鬼魂借助着你的身体和我们说话,告诉我们事实真相,对不对?”  慕容羽身子猛然一颤,没有说话。  陆司臣还没回过神来,怔怔地盯着慕容羽的背影,愕然道:“什么叫通阴?”  “通阴就是让死去的亲人附体在通阴者的身上,这样,生者就可以与死者面对面的谈话。”  沉默了良久,慕容羽忽然脱下了身上的黑茄克,露出里面雪白的衬衫和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  陆司臣吃惊地瞪大了双眼:“你……真是慕容珠?”  “是的,我弟弟心愿已了,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他知道我拥有通阴者的异能,要我协助他通阴。他这么做,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和我这个尚在人间苟活的姐姐阴阳合一两魂相依,真正的团聚一次,弥补我们姐弟阴阳相隔的遗憾。”恢复了自己声音的慕容珠,慢慢转过了身,竟是泪流满面。  陆司臣嘶声道:“你在这里,蓝玲呢?”  “等等,我要先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弟弟生前喜欢蓝玲,韩慕枫也在暗恋蓝玲。我弟弟死后,蓝玲虽然不知道我弟弟的真正死因,但还是拒绝了韩慕枫的求爱,选择了你这个转校新生。”  陆司臣眼圈一红,哽声道:“现在我只想知道,蓝玲究竟出什么事了?”  “蓝玲在宿舍里和你打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当时,我弟弟的魂魄就附在我的身上,不小心被蓝玲看到了。”  “蓝玲就这样被你弟弟的鬼魂吓晕了吗?然后呢?”陆司臣话音刚落,裤兜里慕容羽的手机忽然在剧烈振动。    五、幽门向下开    陆司臣火急火燎地掏出慕容羽的手机,只见蓝玲笑貌嫣然地出现在手机屏幕上,背后站着一个男生,双手从后面搂住了蓝玲的腰。  陆司臣看得睚眦欲裂:“这个男生就是你弟弟吧?”  慕容珠神情一黯,低头道:“在去年我弟弟猝死的第二天,蓝玲已经自杀了,你爱上的她,其实只是一个伤心的亡灵。你在蓝玲心目中的地位,只是一个能够抚慰她心灵创伤的大哥。这扇向下开的门,其实也是指蓝玲心里的爱情之门,永远只为和她同在九泉之下的我弟弟而开。我弟弟把手机留给你,也许是他感激你抚慰了蓝玲的心灵创伤,留给你做个留念吧。”  “不!蓝玲和慕容羽在下面团聚了,我又算什么?”陆司臣举起慕容羽的手机,狠狠地砸了下去。  “哐啷!”手机摔成了碎片,蓝玲和慕容羽的合影,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李云聪黯然一叹,重重拍了拍陆司臣的肩膀,挽着哭成泪人似的慕容珠走出了病房。  陆司臣伤心欲绝地趴倒在地上,耳边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微弱敲门声:“叩、叩、叩……”  陆司臣蓦然醒悟——这敲门声,也是他自己手机的铃声!陆司臣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进来了一条短信:“你可知道,得不到亲人祝福的阴间情侣,会有多重的怨念!你在蓝玲的心目中,就是她的亲人!你摔碎了蓝玲和慕容羽的合影,想过严重的后果吗?”  陆司臣悚然回头,几乎睁到爆裂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韩慕枫的病床。  病床上的韩慕枫静静地躺着,没有半丝生命的气息。  手机很快又进来了一条短信:“幽门向下开,此刻向我开。我进门后,你就是第三个身患伤寒的病人。——韩慕枫。”  陆司臣扔掉手机,只觉一股冰冷入骨的寒气正缓缓游走在他的腹内,由下至上,渗透四肢百骸,悄无声息地扩散开来…… 共 47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附睾炎的急慢性症状表现,你区分的清楚吗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