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科技

神门 百三十三章 高处不胜寒

发布时间:2020-02-15 21:06:24

神门 百三十三章 高处不胜寒

事实上,现在除了文管家不太好之外,坐在刁角里面的方正直也不太好,或者说,是非常的不好。

方正直可不会认为,以池孤烟的智慧,会在这种重要的场合突然挑出一件这么不太重要的事情来讲。

那么……

就只有一种可能。

池孤烟是故意的!

目的在哪里?先是随意的把自己点出来,然后,再找机会打击?又或者是直接下令把自己给抓起来?

这可是神候府?

我往哪里跑啊……

方正直想到刚才进来时的九曲十八弯,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力感,别说神候府守卫森严,就算是让自己跑,估计没有一个时辰也跑不出去。

整个宴席现场的气氛在这一刻突然变得诡异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下意识的转向了刁角中的方正直。

他们自然是看到了方正直。

只是,他们不明白,一个府试的双榜榜首而已,有什么值得池孤烟去在意的呢?

文管家现在额头上已经见汗,心里飞速的思考着。

到底哪里不对呢?

招待不周?并没有啊,自己可是亲自接待的,而且,也特意叮嘱了下面的人,避免因为对方的身份而嘲笑的事情发生。

那么……

位置?!

文管家突然意识到了一个的问题,可这个问题与他无关,因为,候府宴席的位置是池候亲自下的口令,按照身份来排位。

方正直虽然是府试的双榜榜首,可是身份出身却是平民,乡村平民。

不过,话虽然如此,可是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令池孤烟不满意的地方,那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而不是池候。

“小姐恕罪,是我的安排出了问题。我愿意认罚!”文管家知道。在这种时候,争辩永远没有直接认罪来得轻。

“文管家所认何罪?”池孤烟的声音再次响起,很平静。

“这……是……是座位的安排上……”文管家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池候,额头上汗如雨下。

池候看到文管家投过的目光。心里大概明白了,不过。这座位的安排是他下的口令,这种时候要是自己应下来,估计以池孤烟的性格……

想到这里。池候便也对着文管家露出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慢慢的将头扭到一边。

文管家一看池候的样子,心里一下就跌到了低谷。

他知道……

轮到他背锅的时候到了。

“古书有云:唯才是举,以德用才。我神候府统军镇守北漠,抵御北邦蛮骑。靠的就是不看出生门庭,文管家今日这错,犯的可不低!”池孤烟继续说道。

“小的知罪。还请小姐看在多年的情份上,允我辞去管家一职,认罚三年俸银!”文管家知道要背锅,自然就主动把罪辞都想好了。

“嗯,知道错了就好,你再去安排一下吧!”池候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

有人背锅,这自然是一件令人身心舒服的事情,池候当然知道池孤烟不过是借题发挥,到此便也可以进入正题了。

“是!”文管家一听,如蒙大赦,立即便准备应下。

“等一下!”池孤烟这个时候却是突然站了起来。

“我亲自去请!”

一句话出口,整个宴会上的大小官员们,还有青年才俊们就完全呆住了。

神候府设宴,遍邀北漠五府官员和天下青年才俊,池孤烟在宴席开始之前,借方正直之事,陈述神候府唯才是举,以德用才的决心。

此举自有收揽人心之用。

或许,从一开始神候府便已经布下这样一个局也说不定,所以,这件事情并不算什么令人感觉特别震惊的事情。

但是,池孤烟亲自去请,这其中的意义就又完全不同了。

池孤烟是谁?那可是真正的大夏王朝才女,举世皆惊的双龙榜首,未来的大夏王朝元帅,这样的身份,亲自去请一个才过了府试的才子?

怎么看,都不止是借题发挥这般简单。

池候的脸上此刻也同样闪过一丝惊讶。

对于池孤烟,他是万分疼爱和喜欢的,或者说没有池孤烟,他甚至都不可能有着今日这般稳固的地位都一点不为过。

刚才听池孤烟举先贤用人之心,他也深知池孤烟的用意,可是现在……

他有点不懂了。

在他的记忆里,能让池孤烟亲自去请的人,整个大夏王朝可并不多,端王如何?御命亲王,可是端王都到了神候府十多天了,池孤烟却连面都没有和他见过。

如果真的要说出一个能让池孤烟亲自去见的人,或许就只有南宫浩了。

可南宫浩是谁?

那是大夏王朝真正的才子,天照境,从出道之时便一直占据着潜龙榜名,后来占据升龙榜。

如果没有池孤烟,或许,他才是大夏王朝璀璨的那一颗星。

与南宫浩这等光芒万丈的天才相比,方正直有何德何能?不过就是一个府试的双榜榜首而已,实力上也就是聚星境,充其量就是聚星境。

潜龙榜上或者能占上个前十,可升龙榜上,天照境一片一片的,谁会真的去在乎一个连天照境都没有达到的青年?

所谓潜龙,正如词面上的意思,也就是有些潜力。

仅此而已……

可是有潜力,就代表将来一定可以成就大业?

没有人会这样认为,因为,聚星境到天照境,中间可是隔着一扇厚重的大门,不知道有多少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出聚星到天照这无比关键的一步。

池候和众人还处于震惊的时候,池孤烟却已经朝着末位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样的一幕。

就连燕修的眼中都流露出一抹惊讶与疑惑。

“你们认识?”燕修看向方正直。

“……”方正直没有回答,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说不认识?八年前自己就成功的将池孤烟一脚踢到河里。

可要说认识。

八年来别说书信往来了,就连面都没有见过一面。

认识吗?

不认识……

不认识吗?

好吧,其实还是认识的。

不管认不认识。方正直觉得自己都可以开始跑了。八年没有见过面,你能认出我来?那才是真是见了鬼的。

无论别人信不信

,方正直肯定是不信的。

所以,方正直跑了。

只是……

刚离开位置的时候。池孤烟便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这让方正直多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这么多的人。她凭什么一眼就认出了自己?难道,是因为身边的燕修?

“方公子这八年来,过得可好?”池孤烟静静的站在方正直的面前。离得很近,眼睛如星辰般明亮。

方正直甚至都能感觉到池孤烟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温。很真实,但是,他却不太喜欢这种真实。

“八年?什么八年?郡主在说什么啊?我完全不知道……”方正直觉得这种时候。如果顺着池孤烟的话去说,那才真是傻得可爱。

那不正好承认。八年前是自己一脚将她给踢下河的吗?

呵呵……

打死都不能承认的。

“是吗?”池孤烟的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的笑意。

然后,莲步轻移,再次朝着方正直走了一步。两人之间,本就已经极近,但是,池孤烟却还是往前走了一步。

方正直觉得两个人的距离有些太过于接近了。

不单是方正直,甚至连在场的众官员们还有青年才俊们都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过于接近了一些。

“那你知道什么叫作高处不胜寒吗?”池孤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很轻,就像是强行将声音挤成了一条丝线一样。

而且,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还带着一丝轻轻的笑意。

方正直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

他终于知道池孤烟为什么要再走一步了,因为,她需要说这句话,而这句话,并不能被别人听见。

高处不胜寒……

意思其实并不算太复杂,就是说一个人站在高高的位置上,却承受不住那里的风寒。

只是,方正直有些不太明白,池孤烟和自己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又或者说,她的目的是什么?

高?

有多高?

方正直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池孤烟便已经再次开口了。

“方公子旷世才华,却在神候府受此冷落,孤烟心中甚是不安,特此向方公子赔礼,方公子心胸豁达,必能原谅孤烟招待不周,还请方公子移身与孤烟同席而坐!”池孤烟一边说,也一边对着方正直微微一福。

一瞬间。

整个大宴上再无第二个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池孤烟居然邀方正直同席而坐。

那可是主位啊……

神候府的主位!

何人能想到,一个刚刚通过府试,甚至连一官半职都没有的青年,能在神候府宴请北漠五府官员和青年才俊的大宴上,坐上主位。

而且……

还是由池孤烟亲自相邀。

陆羽生的嘴巴此刻张得都快要能塞得下一个拳头,脸上胀得通红,他犹记得,刚才自己对方正直的嘲讽还在耳边。

方正直,被邀与池孤烟同席?!

这是一个震惊北漠五府,甚至整个大夏王朝的事情。(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