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湖州信息港 > 美食

凝固的非常61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49:57

“哐、哐、哐——”    “哥、哥,上班了,快起来!”    “哐、哐、哐——”    “哥、哥,上班了,迟到了!”    步仕耀有胆量这样没命捣腾他哥哥步仕仁的房门,是奉了车间主任指令前来的,领导说:“步老师傅上午上班总要人去催,不然,他可以梦一上午的清一色暗七对。”    “嗯,卡五条,自摸。嘿嘿嘿。”,步老师傅朦朦胧胧在梦里兴奋。    直到弟弟狂敲了好大一阵子门,才将哥哥晕头晕脑的叫到车间。    “啊呼——”,眼睛布满红丝丝的步仕仁,总算被空罐车间的高分贝机械运转声惊醒,打了个响亮而又长长的哈欠,提溜着看不出原色的工作手套,一摇三摆的朝工作岗位走去。    “哐嘡、哐嘡、哐嘡……”    冲压机始终这样单调的冲击着马口铁板材,压力表的指针,也始终随着“哐嘡”的节奏,在0吨到32吨之间巡回重复,不紧不慢的画着圆弧。    铁家伙看似冷冰冰的嘴脸,确然是中规中矩铁面无私的至好典范。    “晓不晓得?晓不晓得?”,爱狗如命的制盖组代理副组长步仕仁,一边及其熟练的向模具进料口递送着马口铁板半成品,一边用他那特有的女声女气大声嚷嚷。    “晓得啥子不?哥。”坐在下手的捡盖临时工:弟弟步仕耀,给哥哥点上一支白沙香烟问道。    “晓得老子昨天买的那条花狗儿,花多少钱不?”,步仕仁那乌咧咧的嘴角上斜叼着白沙,袅袅绕绕的青烟白雾,熏得他那本就不大的眼睛,更像正在发酵的面团表层,被风干了一点之后,所形成的两道小裂缝,越发显得神秘兮兮的眨巴着缝眼问道。    “猜不到,你说好多钱嘛。”,步仕耀“卟”的一声,烟雾混合着哈喇子一起射向地板。    “六大百,晓得不?”步仕仁洋洋得意的解密,还习惯性地腾出正在操作着的左手来,异常兴奋的比画出李咏标志——“非常6+1”的经典动作。    “硿、硿、硿。”,步仕耀似乎被哥哥的这个意外数字吓了一大跳,猛不丁的咳嗽连连,过了好几分钟之后,才气喘吁吁的结巴着说,“值,值不了,值不了,值、值不了,我承认,毛色倒还可以,花里胡哨的也有看头,可毕竟是一条纯土狗呀,人家的土狼狗才买成二百五呢”。    “步仕耀,你娃又把鸭脖子不时的摇来摇去干啥?哈哈哈”,步仕耀话音刚落,质检副主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主任,你说,我哥昨天买的那条花狗儿,该值多少钱?”,步仕耀脑壳朝后一摇摆,又“卟”出一口哈喇子。    “就那玩意儿?多五、六十块吧。”,质检副主任认真的说。    “哈哈哈,听见没,听见没?”,步仕耀得意洋洋的对着哥哥摇头晃脑,“你日白(注:吹牛、撒谎。)不要本本(注:不打草稿之意)吗咋个?一冒包就十倍十倍的往上整,哈哈哈。”。    “说你妈些空话哟,”,步仕仁把目光很随意的离开了操作台,双眼溜圆的狠瞪着副主任,“老子买的这条狗,肯定值六百。”,一张脸胀得像茄子。    “步老师傅哎,”,副主任嘻然打趣道,“你哥子又出狗钱咯。”    “老子们打赌,‘硿、硿、硿’。”步仕仁副组长一激动起来,一缕浓浓的青烟,倒灌进了不该进去的气管和嗓子,呛得他“卟”出了一口黏糊的浓痰,直射墙角,“老规矩,一顿火锅,咋样?老子一下班就到场上去,把卖狗的那娃找来当面对质,你们敢不敢?”    “这有啥不敢的?”步仕耀跟哥哥较上劲了,“不就一顿火锅嘛,冒皮皮,打飞机。嘁!”    “老师傅就是老师傅,不服不行”,副主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赞叹道,“你兄弟俩都争得脸红脖子粗的了,冲压机还是‘哐嘡哐嘡’的按部就班,一点影响都没有。”    “这玩意儿嘛,嘁”,兴许是表扬到位的缘故,步老师傅的茄子脸,迅速变色成红光满面,自豪无比地说,“闭着眼睛老子也能整,信不信嘛。”    “信,信,相信,”,质检副主任弯腰抽出一摞盖子,叮叮咚咚地翻看起来,嘴里依然不停地说,“不过,机械操作,还是集中精力,看看墙上的这些玩意儿吧。”年轻的副主任淡淡的瞟了一眼玻璃镜框,虽然灰尘蒙蒙,但是,还是能辨别出《冲压机安全操作规程》的红色标题。    “给老子,少扯靶子(注:转移目标之意),不要舍不得一顿火锅嘛,咹!哈哈哈哈。老子赢定喽,嘢!”步老师傅嬉笑颜开的调侃道。    步老师傅习惯性的扬起左手,同时隐下无名指和中指,岔开大拇哥、食指、小指头,做了个标准的“非常6+1”。    “唉哟——,妈呀——”,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步仕仁步老师傅突然一声惊叫,昏死过去……    “哥哥的手,哥哥的手,”,步仕耀惊惶的大叫着,“主任,哥哥的右手,呜呜呜。”。    铁家伙依然“哐嘡、哐嘡”,要不是质检副主任慌忙拉下电闸,它肯定会稍无停歇继续“哐嘡”下去,直到整个电网停电,至少本车间的配电房保险丝全部烧断了。    ……    一月以后,步仕仁步老师傅出院了,从此,除了打麻将,再大热的天时,他也把右手严严实实的捂在兜里,拒绝参观。    也有家人和不在少数的麻友们见过,时间一长,当然就沸沸扬扬的暴露出来了,甚至有人半同情半调侃的说——    “那天,步老师傅的右手,喂进了冲压机模具里,铁家伙,真厉害,轻轻的一压,把那可怜的手儿,呈弧形的压断,据说,当时几乎滴血没出,大拇哥还是一点不少,食指和小指头各去一节,中指和无名指惨,三节全切,连柔韧十足的工作手套,都照指画弧,顺弧斩断……”    唉——    凝固的“非常6+1”哟!!! 共 21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准确的坐姿帮你预防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